大佬

    杜月笙、黄金荣、张啸林三先生:

    见信如晤。

    近春多梦,昨夜梦见一个好像无风无雨的早春午后,一个有两棵海棠的院子,一个早清铜香炉,点一柱沉香,香篆缥缈,缓缓上升。

    佛说,香飘的每一刹那都是确定的,但是每下一个刹那都是不确定的。一期一会,冥冥中自有定数。一切是浮云。

    游侠不说话。游侠揣在袖子里的左手食指和无名指暗暗发力,烟柱在瞬间扭转方向,拍向海棠树,树干动摇,落英缤纷,游侠伸出袖子的右手还稳定地握着茶杯,茶微微有些凉了。

    写字的人说,写了一首诗,《沉香》,送给你:沉你在心底,偶尔香起你。

    黑帮大佬说,最近好像人类基因改变了,不抽鸦片了,改闻沉香了,也上瘾,也被政府禁了。你开这个地下私家香院,位置非常好,口碑也好。我注意一阵了,我知道其他人也注意很久了。这样,我给你提供上好的沉香,保证货真,保证价钱比你现在进货便宜一成,我帮你处理其他相关利益方,你完全不用操心,你的收益我收一成,如何?你如果不干,我剁掉我左手小指头,你如果还不干,我剁掉你左手。你现在答应了,如果到时候你的收益我收不到,我也剁掉你左手。你如果去找帮手,我先剁掉你帮手的左手,再剁掉你鸡鸡的后半截。

    黑帮大佬不是佛。佛不管具体事儿,越有事儿、事儿越急,佛越不管你。黑帮老大管事儿,越具体、越急、越风险,回报就越高,就越好。

    尽管经常有交集甚至转换,狭义的黑帮大佬不是狭义的党魁。(在经典黑帮电影《美国往事》里,黑帮大佬和党魁也分得很开。那个工会党魁也是先反复被黑帮打,得势之后再利用黑帮,让黑帮背同样颜色的锅。)与党魁相比,黑帮大佬更有才情,更真实,更善良,更不找借口地杀人如麻,更张扬地热爱妇女,所以通常走得不长远。黑帮的构成更同质化,价值体系过分简单粗暴,激励体系过分偏向于物质。黑帮如果在扩大到几万人之后,明确远景目标和战略构想,锻炼好核心团队,构建好管理流程,黑帮大佬开始经常不说真话和人话了,不碰女明星了,黑帮就开始有政党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尽管边界越来越模糊,狭义的黑帮大佬不是狭义的企业家。黑帮老大基本都轻资产运营,投资回报率高,息税摊销前利润率不到60%基本不好意思说。黑帮的行业组合基本类似,传统的如黄、毒、赌,近代的石油、煤炭、码头、烟草、酒水、杀猪、娱乐、城巴、军火,高利贷,新兴的如金融洗钱、生物科技。

    少年读书,读过司马迁的《游侠列传》、马里奥普佐的《教父》、古龙的《枪手?手枪》,见过三五成群的小流氓在中学校门骚扰学校里最水润云灵的女生,他们的纹身像敦煌壁画一样煽情。少年顽劣,搜看毛片,看过《美国往事》(尽管是个纯正的黑帮片,其少量色情内容的自然、简单、坦诚处理在我心目中的地位崇高,比如偷拍警察日逼,比如兄弟抓阄决定轮奸顺序,比如为贪吃蛋糕宁可省出一炮),打PSP游戏,打过GTA罪恶城市和伦敦黑帮。快到不惑的年纪,立下志向,要做个写字的人,要从自己的角度写历史,写时间轴上提示的真实。如果老天赏寿,对于每个有趣的时代,写个十万字的小长篇。从弘忍的角度写初唐,从一个巫医的角度写晚商,从李鸿章的角度写清末。对于民国,那是一个喧嚣而丰富的时代,如果写,我会从你们三个黑帮大佬当中选一个写,而不会从蒋宋孔陈中选一个写。

    遥祝天上安翔,地下安睡。

    冯唐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冯唐作品 (http://fengta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