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二十章:清华男生

    “咱们还是分开一段时间吧。”我的女友平静地对我说。

    我赶完给柳青的翻译活儿,打了个车给柳青送去。柳青在象模象样地主持会议,透过半掩的会议室门,我看见她穿着剪裁贴身的套装,头发盘起来,一丝不乱,很职业的样子。她站在黑板前,比比划划,面对几个呆头呆脑的男女。柳青的秘书是个小美人,齿白唇红,头发顺顺的,胸部翘翘的。我对小美人说,叫柳青出来一下吧,我有件东西,她急着要。我没耽误柳青干正事儿,把翻译稿给她,跟她讲,活儿在这儿了,应该没什么问题,有事再找我,我要回去睡点觉儿。柳青包了一大牛皮纸信封的钱,说现在走不开,钱是一万整,让我好好休息,睡醒一定给她打电话。我从来没拿过这么多钱,放进书包,心里惴惴的,好象钱不是自己挣来的,而是偷来的。我头晕脑胀,回到宿舍倒头就睡。没睡多久,我被胡大爷吵醒,说急事,让我帮他写毛笔字。我问写什么非要这么急。胡大爷说,写“大便完,放水冲”,字大些,墨浓些;根据未冲的大便性状判断,不守公德的人不只一个,问题严重,这种恶习不可放任自流。我打着哈欠,问胡大爷需要写几张,胡大爷说二十张。我问为什么要那么多。胡大爷说,厕所门口两张,每个大便池前后各贴一张。我说我们只有四个大便池。胡大爷说,要有全局观念,难道女生不大便吗?女生厕所也有四个大便池。我问女生们也不冲吗?胡大爷瞪起他的金鱼眼,垂着两个大眼袋说:“更够呛。”我写完毛笔字,再躺下,没十分钟,黄芪和杜仲进来,拎着一只剥了皮的肥兔子。做实验的人好象总对实验动物的吃法充满热情,黄芪和杜仲大声讨论该如何尽善尽美地吃了这只兔子。最后决定,杜仲到红星胡同再买两斤五花肉、半斤东北的野生干蘑菇,和兔子一块炖,不柴,又香。黄芪负责把兔子剁成块,插电炉子,支锅,烧水。炖肉的香味渐渐传出来,我的头更晕了。这时候,我女友敲门进来,说有点事情找我谈。我们一起上八楼,八楼平台一个人也没有,正黄昏,平台窗户一片金色阳光,透过窗户,我望见我们医院的新住院楼、稍远处的王府饭店、更远处的景山、紫禁城。然后,我就听见我女友开门见山的这句话,我的头立刻不晕了。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我怕听错了。

    “咱们分开一段时间吧。”我女友重复了一遍。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思?”我怕我理解错了。

    “我的意思是说,分开一段时间,你做你的事情,你不是有很多事情可做吗?我做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那,我们还一块吃饭吗?”我本能地问道。如何解决一日三餐是我永恒的恐惧,我女友一度怀疑我和她在一起,主要是贪图她的厨技和吃相。我从小没有受过任何训练,什么饭都不会做。家里唯一能炒会涮的姐姐很早出国,父母又忙,我和哥哥常常为吃饭犯难。哥哥比我还懒,实际上,我从来没见过比我哥哥更懒的人,他是个天才,他睡懒觉儿可以一睡二十个小时,不吃不喝不上厕所。我和哥哥周末独自在家,我读书,他睡觉。到饭点儿,他出钱,我去街上买四个鸡蛋煎饼,两个朝鲜小凉菜。四个煎饼,我俩一人吃两个,然后我继续读书,哥哥继续睡觉。有一个周末,我看《猫的摇篮》放不下,跟哥哥说,这回我出钱,他去买煎饼。过了一会儿,哥哥回来,只带回两个煎饼,我俩一人吃一个。吃完,停一阵,哥哥问我,饱吗?我说不饱,我反问他为什么不买四个。哥哥说,懒得等了。

    “既然说分开,还是先自己吃自己的吧。”我女友说道。

    “还一起上自习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说分开,还是先自己上自己的吧。我们如果碰巧坐一起,也不比故意避开。”

    “还一起睡觉吗?”

    “既然说分开,还是先自己睡自己的吧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的意识是,我们不再做男女朋友了?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,是的。”

    “这段时间多长?一个星期?两个星期?”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这段时间有多长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你别闹了。我刚得了钱,咱们先去吃一顿,然后到东单街上找些花衣服穿,换季了,你也该添些花衣服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没有开玩笑。”

    “好了,我知道这两天,我忙着干那个翻译活儿,没好好陪你。我干的也是正经事呀,翻译可以锻练英文。”

    “和你干活没有关系,我怎么会怪你干正事?不仅仅是这几天,你有好好陪过我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不公平,我太喜欢你,我一直努力,一直希望,你能多喜欢我一点,但是我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我可喜欢你了,我只是一个害羞而又深沉的人,不善于表达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和你玩游戏了,你是号称文章要横行天下的人,和姑娘一对一聊三次天,姑娘睡觉不梦见你,才是怪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谣传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想知道那是不是谣传。我问你,我希望你心平气和地说实话。我想知道,你觉得你和我在一起,有没有激情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那么快地回答我,好好想一想,要说实话。我说的是激情。”

    “当然有激情,要不让我怎么能跟你犯坏。”

    “那不是激情,那是肉欲。我不想你只把我当成一起吃饭的,一起念书的,一起睡觉的。我说过,我们不公平,我想起你的坏坏地笑还是心里一阵颤抖,你想起我的时候,心跳每分钟会多一下吗?我是为了你好,我们还小,我们还能找到彼此都充满激情的对象。你的心不在我身上,我没有这种力量。我没有力量完全消化你,我没有力量让你心不旁骛,我没有力量让你高高兴兴。”

    “但是你有力量让我不高兴。我不想和你分开,和你分开,我很难受。我们已经老了,二十五岁之后,心跳次数就基本稳定了。我现在敲女生家门,即使屁兜里装了安全套、手里捧了一大束玫瑰藏在身后,心也不会跳到嗓子眼儿。我除了吃饭、念书、睡觉,我不会干别的。我只想仔细爱你,守住你,守住书,守住你我一生安逸幸福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在自己骗自己,你是在偷懒,我可以继续跟着你,做你的女朋友,但是最后后悔的是你。你的心依旧年轻,随时准备狂跳不已。只是我不是能让你的心狂跳的人,我不是你的心坎,尽管我做梦都想是。”

    “心坎这个词你是听王大说的?王大拉你去JJ跳舞了?”

    “这不重要。话既然说到这儿,我还是和你挑明了吧,你心里还有别人。”

    “我心里还有我老妈,还有祖国,还有党。”

    “我在和你说正经事。你心里还有你的初恋。”

    “那是过去的事情了。我没有本事,我不是学数学、学理论物理的,我造不出时间机器,我不能改变过去。我是首先遇见她,但是我是被你破了童男之身的。你遇见我之前,也不是除了你爸,没有遇见过别的男人。过去的事情就让它过去吧,让我们放眼未来,你不能对我始乱终弃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要转换话题,你现在心里还有。你把钱包拿出来。”我女友伸手从我裤子屁兜把我的钱包拿了出来。我女友熟悉我的一切,左右没人的时候,她伸手拿出我的小弟弟从来不征求我的同意。左右有人的时候,她伸手插进我的裤兜,她的手指轻拢慢拈,让我的小弟弟从无到有,从小到大,然后小声问我,咱们出去找个左右没人的地方犯坏吧。我敢肯定,如果我的小弟弟不和我皮肉相连,如果我的小弟弟象能够自行决定胀大与否一样自行决定自己的去向,我的女友一定不会与我交涉,她会自行牵了我的小弟弟,昂首出门,找个左右没人的地方去犯坏。我的女友把手放在我裤兜的时候,偶尔问我,我裤兜为什么不是漏的,为什么没有个洞可以与我的身体相连。我说我也不知道,裤子从商店买来,裤兜就不漏,就没有洞与我的身体相连,应该是设计问题。我女友回忆,我第一次和她约会的时候,我穿了一双拖鞋,鳄鱼短衫,口袋里一支日本进口的水笔,水洗布裤子。她和我拥抱的时候,渐渐感觉我的裤兜鼓鼓囊囊,以为我家那边治安不好,屋里屋外安了好些锁,我裤兜装了一大串家门钥匙。我女友说,她过了好些日子才明白,那鼓鼓囊囊的不是钥匙,而是我的小弟弟看见她就十分欢喜。总之,我女友和我小弟弟的关系,比和我的关系好。我女友对我的一切,比我自己还熟悉。

    她两指从我钱包的最深层,钳出一颗很小的用红色绸条编的心,幽幽地说,“‘晚霞中的红蜻蜓,你在哪里呀?少年时候遇见你,那是哪一天?’回忆是能杀人的。秋水,你难道不想再问问你初恋,你在哪里呀?那是哪一天?”

    “你偷看我日记!”

    “你别生气。我第一次见,比你更难过,我偷偷哭过不只一回,然后还得在你面前装做什么都没看见,什么都不知道。现在好了,我不难过了。你也不用生气,我以后再也不会看了,我没有那么贱。”

    “我告诉过你,我的日记不能动,你说过要尊重我的个人隐私。”

    “我已经动了,我不想被人卖了还替人点钱,我只是想充分了解你,看我能不能对你以性命相托。现在好了,我动了你的日记了,我没尊重你的隐私,我伤害了你的自尊心,你有一个充分理由可以说服自己和我分手了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”

    “不要污辱我的智力水平。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你我之间的问题是你我之间的问题,和其他人没有关系。你好,你非常优秀,但是我消化不了,我无福消受。你现在难受,只是不适应,咱们毕竟在一起时间很长。但是,一切都会好的。这阵子,你多回回家,你很快就会适应。我知道,有好些姑娘想和你一起吃饭,一起读书,一起睡觉。只是现在,消息还没有走漏出去,你要耐心等待。如果你感觉一点难过,你不要借酒消愁,不要乱找姑娘,不要害人害己。你会因为我离开而难过吗?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谁?”

    “我不是不喜欢你,我怎么可能不喜欢你?我将来不可能喜欢别人比喜欢你多。但是,我可以忍受有别人的时候我还想你,但不能忍受有你的时候我想别人。我现在想别人,就是这样。”

    “那个人是谁?我们难道非要这么说话吗?我们是学自然科学的人,说话要遵循逻辑。”

    “一个清华男生。研究生,学计算机的。”

    果然是清华男生,又是清华男生。

    几乎所有好姑娘,轰轰烈烈、翻云覆雨、曾经沧海之后,想想自己的后半生,想想也无风雨也无晴,想要找个老实孩子嫁掉,就会想起清华男生。这已然成为一种时尚。姐姐来信说,让我见过的那个美国才子,要是在半年之内还拒绝放弃居无定所的生活方式,不安静下来,她就会在硅谷找个清华毕业、学计算机的工程师嫁了。姐姐说自己毕竟已经不是妙龄少女,粉底上轻些,皱纹都要遮不住了,而且看上了一处旧金山的房子。清华男生在硅谷都有股票期权,吭吃吭吃编软件,没准哪一天睡醒,公司上市了或者被雅虎买了,就成了百万富翁,可以在旧金山那种房子贵得象胡说八道的鬼地方买房子了。伤心之后的好姑娘,如果想找,也一定能找到清华男生。清华男生属于流寇,他们长期穿着蓝白道的运动服,骑着从偷车贼手上买来的二八车,留着平头,蓄着半软不硬的胡须,一脸青春痘,四处流窜于各大高校,建立友谊宿舍,参加各种舞会,倾听各种讲座,留意路边每个神情晃忽、独自游荡的漂亮姑娘,问她们未名湖怎么走。我理解,这种情况的形成,不能完全怪清华男生。清华的女生太少了,四、五十人的班上,常常只有一、两个女生,而且不管长相如何,都要多牛逼就有多牛逼,以为梳个辫子,戴个乳罩就迷人。我一个上清华电机的高中同学告诉我,他们班上一个女生,好大一张脸,一眼望去,望不到尽头,绰号“大月亮”;但是“大月亮”在班上还是不愁捧月的众星星。别的学校,女生宿舍,也严格管理,也从街道请来大妈当管理员;但是清华的女生楼叫“熊猫楼”,要拉电网,焊窗户,养狼狗,从监狱、法院聘请离退休的老女干部当管理员。我的那个高中同学告诉我,清华女生楼本来没焊窗户,但是一个夏天的夜晚,一个男生在窗外施放乙醚,熏倒屋里的女生,跳进去,正要图谋不轨,女生醒了,高叫抓流氓,那个男生仓惶逃脱。这就是后来传到社会上,轰动一时的高科技强xx未遂案。我的高中同学还告诉我,清华女生楼本来只有一楼焊了窗户,但是一个冬天的夜晚,管理员发现女生宿舍二楼窗户上挂了个军绿色的面大衣,很是不解,突然又看到,那个棉大衣在动,立刻高喊“有人扒女生宿舍”。从那儿以后,所有窗户都焊了铁条。但是不管成因如何,清华男生成为社会上一种恶势力,让我们这些没上清华的男生心中恐惧。我们清楚地意识到,所有小美人背后,都有清华男生这股恶势力撑腰,无论她们多么淫荡,多么薄命,都有这股恶势力保底。

    “他特别喜欢穿运动服吧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清华男生都喜欢穿运动服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一定很高兴。”

    “我为什么高兴?”

    “你可以方便地感受他的勃起,可以方便地放自己进去,可以方便地脱掉它。”我有很好的记忆,我认为这是一个劣势,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,我这种倒霉东西是必然会灭绝的。

    “你病态。”

    “你怎么认识他的?”

    “你有必要知道吗?”

    “我想了解你。我知道一下,也无伤大雅。”

    “舞会。”

    又是是舞会,除了舞会还能是哪儿?

    我从小习惯性沾沾自喜,自鸣得意,以为是根大葱。舞会是我的命门,我五音不辨,下肢麻木。我隐藏在舞场阴暗的角落里,看舞池里的狗男狗女,觉得世界离我很遥远,狗男格外英俊,狗女格外美丽,他们象我印象中各种轻盈而飞舞的东西:蝴蝶、杨花、落叶,我感觉自己卑猥、渺小、低能。我迈着步子,还要听明白节奏,还要踩在点上,还要两眼看着面前的姑娘,还不能踩着人家的脚或是踩掉姑娘的裙子,太复杂了。这不是态度问题,是能力问题。我态度端正,我是个热爱学习的人,我知难而上。我抱着厚朴、辛荑、宿舍凳子都练过,但是上了舞场还是个傻子。我在家翻哥哥的毛片,顺带翻出一本七十年代末出版的《怎样跳交谊舞》,绝对珍品。前言讲跳交谊舞不是资本主义的专利,我们社会主义青年跳的时候,想着社会主义建设,想着实现四个现代化,就能化腐朽为神奇,一边跳,一边反映我们社会主义青年的风貌。我的哥哥们在当时,长期压抑之后,为了避免成为变态,为了寻找一个适当的拥抱姑娘肉体的理由,费尽苦心。他们留长头发、大鬓角,他们穿包屁股的喇叭裤,他们拎着日本淘汰下来的四喇叭录音机晃荡在北京街头,寻找姑娘跳交谊舞。如今哥哥们已经退出了街头的战斗,没入城市阴暗的角落。阴暗角落里,各种半公开的准色情场所里鸡们刻意打扮,刺激哥哥们某种激素分泌,鸡们忽隐忽现、若明若暗,象是商场里货架上的时装或是苹果树上结的果实,供人挑选采摘。哥哥们体会需要,比较价钱,评估风险。商品社会了,交易必须正常进行。如今也不用哥哥们穿喇叭裤打扫街道了,有街道清扫车,一边奏着电子合成版《十五的月亮》,一边缓缓驶过街道。街道现在是老头老太太的,他们扭秧歌、练气功、买卖各种伪劣产品、听信谣言、滋生各种邪教组织,他们的退休金不够吃饭,他们是无产阶级,他们激素分泌衰弱,他们时日无多,他们无所畏惧。老头老太太们也在立交桥底下、公园角落跳交谊舞,也用四喇叭录音机,两眼也色迷迷的,但是他们不留长头发、大鬓角、不穿包屁股的喇叭裤。他们是现在的革命者。谁占据街头,谁就是革命者;谁退到城市角落,谁的气数就尽了。格瓦拉退出街头,成了政客;李渔退出街头,成了小生意人;苏小小退出街头,成了商人妇。我哥哥偶然看见我对着《怎样跳交谊舞》发奋研析,劈手夺过来,对着封面楞了好久,然后叹了一小口气,嘟囔一句“我操”。我还向姐姐求救,她的舞技名震硅谷,我说,给我弄本交国标舞的书吧,难一点的,我用哥哥的《怎样跳交谊舞》入门,然后用姐姐的外国书扬名立腕,争取一学期内舞技名震北大学三食堂周末舞场。姐姐的书寄来,我被要求到南纬路某个特别邮局验关提书,所有的书寄到北京都在那个邮局验关提书。负责接待我的科员,左眼角一颗黑痔,上面斜滋半根黑毛,相书上典型的淫邪之相。她没看见明显的淫邪图片,有点失望,忽然发现书上标着数字的繁复步法,怀疑是资本主义某种淫邪的床上功夫,问我是什么。我说是外国人发掘整理的我国某种失传轻功,我们祖宗的好东西,不能外国人会,我们反而不会。科员赞同了一声,就放我走路了。我看着这两本跳舞教材,如看天书,我照着书上标着数字的繁复步法凌波微步,最后摔倒在宿舍床上。我女友看见我研析《怎样跳交谊舞》,莞尔一笑,仿佛潘金莲看见人家研析《怎样上床》。女友说:“把书扔了吧,别对书有迷信,我来教你。”北大十点自习室关门,关门后,我们来到北大学三食堂前面,这里有一片柿子树林,枝叶不茂盛,借着夜色,勉强阻挡外人视线。我们在柿子树下支了自行车,然后搭起架式,开练。我女友对教我习舞的热情很高,我会了,自然就能和她一起去了,省得每次想去又顾及我,怕我一个人在教室想她怎样被哪个半学期没近女色的清华男生抱着。我女友一边哼着舞曲,一边引领我走步子。她身体壮实,但是步法极其轻盈,一推就走,一揽就入怀,每块肉仿佛自己就会踩点,不用大脑支配。我想起《唐书》中对大肚子安禄山跳转圈舞的记载,不再怀疑其史笔的真实可靠。我女友在几次讲习以后说:“你可真笨呀,人还可以这样笨呀,我找到你的命门了。以后再有哪个女生对你感兴趣,我就替你们俩卖两张舞会票,她和你跳完,对你怎么也没兴趣了。”《脊椎动物学》上,我们观摩一部记录片《动物的生殖》,马、仙鹤、野狼等等各种野兽在交配之前,都要发出各种嚎叫,表演各种动作,和我们唱歌跳舞一样。我女友看完后继续嘲笑我:“你要是动物不是人就惨了,别说艳名动四方了,解决生理需要都有问题了。”我说不怕,我给母马、母仙鹤、母野狼讲黄故事,月亮圆了,风起了,她们无法入睡了,会来找我。我女友说:“我现在就找你。你学舞也学烦了,我也教累了。咱们到后湖走走吧。”我们来到那棵丁香树下,丁香树覆盖四野。我女友说:“现在时间不早了。丁香花绝大多数是四瓣的,五瓣丁香绝无仅有。我们以学业为重,严格要求自己,我现在随便摘一枝丁香花,从远枝端开始数,数十朵丁香花。如果我在这十朵之内摘到几朵五瓣丁香,咱们今天就犯几次坏。要是一朵五瓣丁香也没有,你我一次也不许坏,你送我回宿舍。”我追随我女友在柿子林习舞,多数时候都在丁香树下如此结束。

    “那个清华男生舞跳得怎么样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还行吧。”

    “你是不是该洗澡了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怎么忽然问这个?你怎么知道的?”

    “你猜。”

    “我头发出油了?有味道了?”

    “咱们太熟了。”

    “这才可怕。你是我的鬼,我知道躲不开,我怕毁了你。”

    “你现在一样毁了我。”

    “秋水,相信我,困难只是暂时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相信不相信破镜重圆?”

    “我从来不相信,但是这次我有一点相信了。我说不定会回来,我有种直觉,我逃不掉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相信破镜重圆。算了吧,你自己尽兴些,不要给自己留后路。”

    “咱们再看。”

    “你抱他的时候会不会想起我?”我问。

    “当然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最好别找太瘦的。”

    “他不能算瘦。”

    “这我就放心了。”我忽然发现,我女友饮食有节,起居有度,把自己照顾得好好的,我没有什么好嘱咐的。“你的一些东西,我回宿舍找找,马上给你送回去,你到你宿舍等我一会儿。”

    “算了吧。我在你那儿的东西就算你的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还是还你吧,省得睹物思人。再说,我在你那儿的东西还想拿回来呢。”我也知道,还不干净。一个人经过一个女友,就好象一个国家经过一个朝代,好象清干净了,但是角落里的遗迹、脑子里的印迹会时常冒出来,淋漓不尽。

    “那好,随你了。”

    我一转身,我明白,我身后的女友就会马上消失。以后,她就是我前女友了。她穿了一条厚毛料裙子、白毛衣,裙子和毛衣下面,Rx房温暖、大腿坚实、xx毛茁壮。我无比熟悉的这些地方,将来再摸,就是耍流氓了。这件事情,我越想越怪异。

    我回到宿舍,宿舍里一屋子人,敲着饭盆,托着腮帮子,闻着肉香,等待肉炖好,杜仲和黄芪维持秩序,严禁猴急的人在肉炖到完美之前偷吃。我把我女友放在我宿舍的小东西收拾了一个包,还有那个印着“北大女子八百米冠军”的饭盆,还有我盖的被子。我敲我女友宿舍门,把这些东西还给她。她好象也不特别开心,我问她为什么呀?不是新换了男朋友,还是清华的,还喜欢穿运动服,不是挺好吗?她没答理我,很慢很慢地收拾她自己的东西,她的眼圈倒比我的还红,这件事越来越怪异。我把饭盆放在她桌子上,她问我,饭盆还了她,我吃饭用什么,我说用嘴。我帮她把被子放在她床上,她问我,被子给了她,我今天盖什么,我说我回家去睡。

    我盯她的床,思绪万千。我对床的所有概念都与我女友紧密相连,她是我和女性肉体唯一的联系。在我的记忆中,世界虽大,我和我的女友却永远没有一张床可以安心犯坏。我们总是没有地方,总是奔走,心惊肉跳。我和我的女友都精于逻辑分析,算好宿舍应该没人回来,不必再去丁香树下,天气有时太冷,不适合户外活动。但是人算不如天算,事情能出错的时候,一定要出错,我们不只一次被人堵在床上。

    有一次是被我的高中同学堵在我宿舍里。当时在北大,那时候,没什么人有呼机、手机,下雨了、飘雪了、想和一个人喝酒了,骑了自行车就去了。世界变化很快,五、六年后,这种行为就和手写情书等等一起濒临灭绝了。我们高中同学之间关系很好,臭味相投,有十来个人形成组织核心,常常找各种理由,匪聚在一起,大碗喝酒,胡乱说话。高考之后,我们有了一个可以长期使用的理由,我们要庆祝我们高考的胜利,于是在寒假、暑假、各种法定节假日互相请客。上重点大学的先请,上普通大学的后请,家长也不得不支持,毕竟是个正当理由,而且其他同学都请了。后来女生也参加进来,有女生闺房可看了,大家的热情立刻高涨,于是庆祝高考胜利的群众运动轰轰烈烈开展起来了。实际上这场运动一直持续了六、七年,好些人大学都毕业两年了,还在和我们一起兴高彩烈地庆祝高考胜利。家长们对这场运动是有抵触情绪的,他们倾向于把我们称为鬼子,把我们的到来称为扫荡。最凶的一次,我们从上午十点喝到下午六点家长下班,我们小二十个人喝了八箱啤酒,塑料啤酒箱从地面一直堆到厨房屋顶。家长爸爸进门之后,看到四、五个人醉倒在他家大床上,横着躺着,鞋在脚上;没醉的几个在客厅支了两桌麻将,每人一手一根烟卷,一手一瓶燕京啤酒;他儿子僵直坐在沙发上,目光呆滞。家长爸爸用手指捅了他儿子一下,他儿子一口吐出来,喷了他爹一身,然后也倒在床上,不醒人事。打麻将的里面有懂事的孩子,问家长爸爸,要不要上牌桌,和我们一起打四圈。家长爸爸没理他,换了衬衫,从厕所拿出墩布,开始打扫他儿子的秽物,三十分钟之后,终于忍耐不住,说,同学们,时间不早了,你们该各回各家、各找各妈了吧!所有后来,我们都尽量避开家长,早去早走,留下同样的狼藉。有一次例外,我们特地趁一个家长爸爸在家的时候赶到。这个家长爸爸是淮扬菜的特级厨师,副部长级以下,花钱也吃不到。家长爸爸撅着嘴做了两桌席,我们吃得兴高彩烈。我们都对那个高中同学夸赞,咱爸爸手艺就是高,撅着嘴都能做得这么好吃,真不容易。后来这场运动衍生出另外一个高校串联运动,说到底还是吃喝。这个运动的缘起是一个高中同学听说某些高校食堂,国家有补助,就想知道到底哪个大学哪个食堂,又好吃又便宜,还有赏心悦目的姑娘下饭。他们很快认定了北大,觉得饭菜又好又便宜又多选择,女生身材又好又有气质又大方不怕人使劲看。我下午下课回宿舍,常常发现门口聚了十几个高中同学。宿舍大爷偷偷问我,是不是在外面惹了事情,人家来寻仇,要不要叫校卫队。我说,您看他们十几个人不是腰带上别着筷子就是衬衫口袋里插着叉子,一副满脸笑嘻嘻不是好东西的样子,象是寻仇的吗?那次,就是让这帮人把我和我女友堵在了宿舍里。我和我女友躺在我的床上,我的高中同学狂敲宿舍门,我女友说,就是不开门,打死也不开。看他们能饿到什么时候,然后拿出一块“德芙”巧克力和我分了,告诫我,少喝水,避免上厕所。我的高中同学敲了一阵门,不敲了,他们席地而坐,开始胡说八道。一个人回忆高中的时候上数学课:“坐在数学老师前面可倒霉了,丫说话跟淋浴似的。”一个人总结他们高校串联出的经验:“人要聪明一些,在不同的学校招引姑娘,要用不同的方式。在艺术院校,要戴眼镜、捧书本;在工科大学,要拉小提琴、弹吉它。”一个人抱怨大学班上的女生难看:“我们机械班的女生长得象机床也就罢了,算有专业天赋吧,但是我们班的女生简直长的就象机床后座。”另一个农业大学的不服:“那叫什么难看。你说瓜子脸好看吧,我们班女生有好几个是倒瓜子脸,不仅倒瓜子脸,有人还是倒瓜子缺个尖,梯形!”我女友眼睛冷冷地看着我,意思很明显,是责问我怎么有这样一帮同学。我对我女友说:“现在你知道了吧,我现在这个样子都是坏孩子带的,我是无辜的。”我顺手把她揽进怀里。

    最危险的一次是被管楼大爷堵在北大宿舍。北大的宿舍大爷和医大的胡大爷不一样,他们之间的区别简单而巨大:北大的管楼大爷是个坏大爷,医大的胡大爷是个好大爷。我和我女友一个寒假里,趁其他人统统回家,在宿舍里使劲犯坏。那个寒假,我第一次发现,犯坏是件挺累的事情。前人的智慧应该尊重,前人说,女人如水,水是“绳锯木断,水滴石开”的水。把女人的水井打出水来,女人就是海,即使有孙悟空的金箍棒,扔进海里也是一根绣花针。一个寒假,我本来想把劳伦斯的四本主要长篇都读完,结果只读了一本。我当时还年轻气盛,受了封建思想毒害,心怀天下,偶尔想起不朽,想着得志则行天下,象曾国藩似的,大事干尽,不得志则独善其身,象李渔似的,留下生前身后名。所以那时候,我念到“天将降大任于斯人也”,总觉得跟自己有关。我内心焦虑,但是表面装作镇静。我冷眼观看我的女友,她媚眼如丝,我怀疑她是上天派来的,为了苦我心智、劳我筋骨、让我长期缺钱、惹我行为错乱。上天就是高,没有比一个象我女友这样的姑娘更能达到这种目的了。苏格拉底就是这样被他老婆锻练成哲学家的,我必须动心忍性,守住我的女友,这是我成长的一个重要途径。上天既然使用了美人计,我就只能将计就计,还是不屈不挠。我正和我的女友不屈不挠地犯坏,有人敲门。我对我女友说,不理他,不知道又是那个高中同学来找我蹭饭,让我们善始善终吧。我女友理都不理我,“噌”地光着身子飞起来,在半秒钟之内,蹬进她死紧死紧的牛仔裤、灌上毛衣。半秒钟后,管楼大爷开门进来了,我女友一脸沉静、头发一丝不乱;我用被子蒙着头,在床上装死,我和我女友的内衣都藏在被窝里,我的心狂跳不止。

    “你是谁?”管楼大爷问

    “我是他同学。”

    “他怎么了?”

    “他病了,病毒性痢疾。我来陪陪他。”

    “有证明吗?”

    “有。”我女友去取证明,我透过被子的一角,发现我女友三个破绽:她没来得及系皮带,用毛衣遮着,腰间鼓鼓囊囊的;她没来得及戴乳罩,Rx房下垂;她穿着我的拖鞋,那种大拇趾和其他四趾分开,中间夹住一个塑料小柱子的拖鞋。

    管楼大爷说,要注意防火防盗,快春节了,别出乱子,然后就走了。我不知道他发现了什么没有,我想他即使发现了那三个破绽,也不好说什么,没堵到两个光身子,就不好说什么。我问我女友,她是怎么反应的。她说听见了钥匙响,不是一小串钥匙,而是一大串钥匙响,所以下意识地飞了起来。我更加怀疑我女友是女特务投胎,有惊人的素质,我内心更加焦虑,表面更加镇静。我对我的女友产生了无比崇敬,除了我老妈,我从没有对任何其他人产生过这种崇敬。我夸我女友,说她每临大事有静气。她一屁股坐在我的床上,长长出了一口气,说吓死她了,她要去小便。

    现在一切都过去了,盖过我和我女友光身子的被子,已经交还,我们再也不会被困在一张床上了。以后,我不用怕任何大爷了。从今天开始,我睡觉的时候会分外安祥。

    “好吧,就这样吧,我回家睡觉去了。”我对我前女友说。

上一章 回目录 下一章 (方向键翻页,回车键返回目录)加入书签

© 2015 冯唐作品 (http://fengtang.zuopinj.com) 免费阅读